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我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法律适用现状与完善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5-23

  摘    要: 夫妻关系的存在是构成一个家庭的基础,而夫妻财产关系是夫妻关系中不可避免的一个重要部分。涉外婚姻逐渐增多,各国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不同,各国的婚姻实体法无法统一,因此需要制定涉外夫妻财产关系的冲突规范。本文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介绍的是涉外夫妻财产法律关系的冲突。第二和第三部分是我国涉外夫妻财产法律关系适用的评析和完善建议。

  关键词: 夫妻财产关系法律冲突; 意思自治; 属人法; 最密切联系原则;

  一、涉外夫妻财产关系的法律冲突

  夫妻财产关系,是指男女双方的婚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财产归谁所有以及对财产的管理、处理和债务等方面的权利和义务。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指的是包含涉外因素的夫妻财产关系,主要冲突在于夫妻财产制度的选择。因此本文仅从夫妻财产制度方面研究涉外夫妻财产关系。

  社会愈加全球化,涉外婚姻也随之变得常见。在国外购置不动产的情况也愈加频繁。同时各国婚姻部分法律规定也不尽相同,冲突无可避免,这就体现了法律适用法的必要性。

  各国关于夫妻财产制的立法,相较夫妻人身关系的法律更加复杂。目前各国大多采用约定财产制和法定财产制,但也有个别国家采取法定财产制。无论采取两种制度还是单独承认法定财产制,国家背景的不同使得具体制度存在颇多分歧。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的规定都有所区别。
 

我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法律适用现状与完善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味地要求统一实体法难以实现,只能在法律适用法中加以规定。有些国家将夫妻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的法律适用统一,有的将夫妻财产关系单独分出来,做了更复杂的规定。

  夫妻财产制的法律适用问题主要集中于:(1)是否允许当事人自主选择其夫妻财产制适用的法律,选择范围的大小,以及当事人未能作出选择时,准据法应当如何确定。(2)对动产和不动产是适用分割制还是单一制。(3)准据法及其连结点发生变化时,是否允许变更为适用新的法律。

  夫妻财产关系的法律适用不是一个封闭的问题,它不仅关系着对弱者的保护,更涉及第三人的利益,如何公正、平衡地选择其适用法律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我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法律适用的评析

  与原有法律相比,《法律适用法》有四大亮点。首先,第一次将涉外婚姻效力单独规定。其次,引入了意思自治原则,给予当事人意志充分尊重。第三,首创性地提出经常居所地为主要连结点,很好地融合了两大法系的优点。第四,采取最密切联系原则为补充,形成最终保障。但是,我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法律适用制度仍不够完善。

  我国于2011年开始实施《法律适用法》,对涉外婚姻效力作出了较为详尽的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在此之前,我国没有单独规定涉外夫妻关系的法律规范。该部法律是突破性的进步。

  上述规定具有四个特点。第一,适用意思自治原则。随着社会发展,《1978年海牙公约》颁布后,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意思自治原则作为夫妻财产关系的首要原则。我国立法与世界接轨,同样首先适用意思自治。

  第二,平等对待夫妻双方属人法。在国际私法早期,各国倾向适用男方的属人法。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现在各国普遍适用共同属人法,更好地保护了女性的利益。

  第三,我国首先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兼顾共同国籍国。这一概念与英美法系的婚姻住所相类似,却比其更客观确定。这是我国特有的一项规定,与海牙公约的首次建立的惯常居所异曲同工。兼顾共同国籍国则是更为灵活的体现。

  第四,在财产制度的适用中保持与人身关系的密切联系。有些国家甚至没有区分夫妻财产制度和人身制度。如保加利亚就规定夫妻财产制度适用同于人身制度。但是考虑到人身和财产的性质不同,尤其是财产制度的契约性质,我国将两者分开规定。财产制度优先规定了适用意思自治,并且可选择的法律范围也比人身关系的可选择范围更加宽泛。但是当夫妻双方没有选择的时候,适用的法律范围与人身制度一致,体现了两者之间的密切联系。

  以上三点显示出《法律适用法》对夫妻财产关系的规定较好地贯彻了属人法原则,对连结点选择也做到了谨慎、适当和全面,同时将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很好地联系在一起,方便解决夫妻人身和财产关系所产生的问题。

  而对于最复杂的例外情况,没有意思表示,没有共同本国法,没有共同居所地法,只能依靠最密切联系原则来概括地规定。如《1978年海牙公约》所规定:“如果配偶双方婚前并未指定适用的法律,其夫妻财产制受配偶双方婚后所设定的第一个惯常居所地国的国内法支配。”“如果配偶双方既未在同一国家内设有惯常居所,也无共同国籍时,其夫妻财产制应在考虑各种情况后,受其关系最密切的国家的国内法支配。”

  我国则将最密切联系原则上升至总原则的位置,规定在《法律适用法》的第二条,“涉外民事关系适用的法律,依照本法确定。其他法律对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另有特别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本法和其他法律对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没有规定的,适用与该涉外民事关系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

  最密切联系原则较为依赖法官的自由裁量,因为没有硬性规定,可以选择密切联系地点包括国籍国,住所地,居所地等等,这些增加了审判难度和不确定性,难以保持一致和绝对公平,与一致性相背离。对法官的知识水平和道德素养都有相对较高的要求。同时,各国法律对最密切联系原则的范围也有所控制,对选择地点也有具体规定,应该与属人法的选择范围有一定相关性。归根到底,最密切联系原则是一个补充性和例外性的规定,只应该在适用冲突原则不合理时或者没有相关冲突规范时适用。

  就我国而言,最密切联系原则在夫妻财产制度方面起到如下作用。首先,连结点是按照密切联系度依次规定的。其次,最密切联系原则可以起到补充作用。在双方没有达成合意也没有共同居住地和共同国籍国时,可以适用最密切联系原则。我国《法律适用法》对夫妻关系规定较为简略,最密切联系原则的适用可以对涉外夫妻财产关系问题的审判实践做出很大贡献。如若我国想加强最密切联系原则的适用,应当提高法官的审判水平,同时对最密切联系原则的应用进一步完善

  三、我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法律适用的完善

  首先,对意思自治的效力应当及时从多方面限制。根据《法律适用法》的规定,当事人可以依照法律明示选择准据法。该法条作为总领全文的规定,只规定了明示选择,忽视了夫妻关系的特殊性,遗忘了默示选择。虽然对夫妻财产制度的具体规定中规定了可以选择的连结点范围,却忽视了时间地点和方式。对双方意思自治的限制不够很可能会导致对第三人利益的损害。我国应当及时从细节上完善对意思表示的限制。

  其次,对不动产的规定尚未明确。《法律适用法》中尚未规定动产与不动产是否分割看待,这一点与立法发达的国家尚存差距。“物之所在地法”规则也未能体现。在《法律适用法》物权部分将动产不动产分割来看,而在涉外婚姻部分却仅提出“主要财产所在地”的概念,采用统一制还是分割制尚未明朗。我国应当尽快明确分割制或者统一制,在考虑当今各国立法的大背景和我国关于涉外物权的规定,应当确立统一制,跟上时代潮流并与涉外物权方面立法保证一致性。

  第三,现有连结点仍不够完善,建议增加连结点。我国独创了共同经常居所地为连结点,其次是国籍国,和主要财产所在地。经常居所地概念并不来源于传统国际私法,如果释义不清将会出现混淆。而且我国的《法律适用法》仅规定了上述三个连结点,稍显不灵活。《1978年海牙公约》则夫妻一方国籍法、夫妻一方惯常居所地等连结点,我国也可以增加连结点使涉外婚姻效力的实践更方便。

  第四,对于准据法可否变迁尚未规范,应适当承认准据法可变性。我国《法律适用法》将“经常居所”作为首要连结点,这表示着向可变主义的倾斜。首先,经常居所仅仅是经常,而非固定不变。其次,在全球化潮流下,变更居所已经是常事,这种改变代表对新的居所地的认可。最后,新的经常居所地将与夫妻二人的生活有更多的联系,更顺应密切联系原则。因此,我国应当尽快明确可变原则,使得夫妻财产制度的法律适用更为严谨。

  参考文献

  [1]张伯仲.国际私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
  [2]郑冲,贾红梅,译.德国民法典[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3][德]萨维尼.当代罗马法体系[M].朱虎,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289.
  [4]邹志洪.关于夫妻财产制的海牙公约述评[J].武汉大学学报,1993.03.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