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刘晓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七大猜想|数字货币|中国央行

来源:www.tLfangbao.com 点击:1005

原标题:刘晓春:数字现金的七个猜想,中国央行

据中国媒体近日援引外国媒体报道,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贝诺库雷(Benot Curé)表示,欧洲央行正在研究是否开发数字现金来替代现金,并警告称,欧洲在全球支付市场上落后于美国和亚洲。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谈到中国人民银行数字现金时表示,央行将遵循稳定、安全、可控的原则,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区域、场景和服务范围,不断优化和丰富DC/欧洲央行功能,稳步推进数字法定货币的引入和应用

毫无疑问,世界上的主要国家正在加强对数字现金的研究 中国会是第一个推出数字现金的国家吗?如果中国人民银行推出首个数字现金,它将如何影响全球货币格局?在哪些情况下,数字现金的应用在未来会更合适,数字现金的引入将如何影响支付领域、当前的支付模式和商业银行?央行数字现金能成为计息资产吗?数字现金能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吗?围绕数字现金的核心问题,浙江商业银行前行长、上海新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刘晓春提出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现金的七个设想。

猜想1:中央银行数字现金在未来会更恰当地使用哪些场景?

货币的发展,尤其是货币的形式,首先是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 二是金融技术的不断创新 这种金融技术不是科学技术,而是金融技术本身,或者是商业创新和产品创新。 例如,借款、资产证券化等。 第三,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促进了货币的发展。 没有金银精炼技术,就不会有金币或银币。没有纸和印刷术的发明,就不会有纸币。 货币演变的关键是新的货币形式应该更方便交易、支付和结算,同时可以降低货币流通本身的管理成本和运行成本。 今天的纸币比金属货币更方便、更便宜,但仍有许多不便之处。同时,还有巨大的社会成本,包括中央银行的管理和发行成本,以及商业银行和机构的运营、管理和运营成本。 如果有更好的技术来生产一种新的货币形式,即使效率是平的,但成本可以大大降低,它也会对社会做出巨大贡献。 另一方面,数字现金在这方面提供了可能性。

自从比特币诞生以来,一方面,人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技术在货币发行中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们也看到了这种技术正在突破现有控制,为洗钱和非法转移资产提供载体的现实。 无论是为了技术的利益还是为了防止技术的邪恶,各国监管当局都加快了对这一技术的研究。 在这方面,应该说中国央行走在世界前列。

从中国央行宣布的计划来看,我们不仅在速度上走在前列,而且在技术应用上也是最开放的。 大多数机构,包括监管机构和商业组织,都在研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现金,中国人民银行突破了这种思维局限 如果仅仅基于区块链技术,数字现金的使用只能局限于区块链,而数字现金的应用场景有很大的局限性。 2019年2月,摩根大通宣布推出基于区块链的摩根硬币,目前还没有申请报告。 原因是摩根货币只能在摩根大通的区块链流通,具体场景尚未得到证实。 中国央行设计的数字现金可以在线或离线使用。甚至连网络都没有必要,更不用说区块链了。因此,使用场景空的想象力非常大。

由于它的小局限性,很难对哪个场景更合适做出简单的推断。 因为技术本身的可能性非常简单,关键是各种金融业务和商业交易的丰富多彩的场景,这至少并不完全取决于技术,而是取决于特定业务和交易的特点和习惯,而且更多地与人们的习惯、文化、兴趣、隐私意识等有关。

货币的应用场景不仅包括购物支付,还包括存款、贷款、汇款和贸易结算等银行业务,以及期货交易、现货交易、衍生品交易、外汇交易、股票交易、贵金属交易、票据交易和结算等。 这些非常不同的应用场景是否适合数字现金流通?换句话说,在这些领域,数字现金比当前的电子结算更有优势吗?仍然很难估计

猜想2:央行数字现金对支付领域有多大影响?

对于数字现金的未来,人们从技术的角度得出更多的推论,很少从应用的角度考虑。 从纸币的应用过程来看,金属货币并没有被纸币所取代。 原始纸币相当于随后的钞票或本票。它是货币的凭证或代表,在最终确定为纸币之前,在流通中逐渐被接受。 当银行票据由中央银行发行时,在银行结算和清算的基础上,也有记账货币或信用货币。 所有形式的货币都只是信用货币的具体表现。 我国中央银行发行的人民币就是这样一种信用货币,其具体形式包括银行账户中的货币数字,即记账货币、纸币和硬币 这些人民币的表现形式可以随意改变,没有任何区别。 未来发行的数字现金也是人民币的一种表现形式,与目前的记账货币、纸币和硬币没有什么不同。

现代金融工具大多是在记账货币基础上产生的,记账货币突破了银行间结算和清算中实物货币的限制。 在结算和清算中,数字现金是否优于记账货币还有待实践检验。 特别是,除了点对点的好处之外,创新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就像从银行账户系统中分离出来的支付和结算现金一样困难。

从支付应用的角度来看,仍然存在社会接受的问题 公共支付通常是根据协议或合同进行的。从当时的支付速度来看,银行提供的电子支付现在完全可以满足需求。 更关键的问题是,企业为什么要放弃存款利息,将人民币从银行账户转移到数字钱包?一个以上的账户或一个以上的钱包也会增加管理成本。 个人支付应用也是如此。 另外,作为一种支付方式,在现代社会和未来社会中,点对点支付在整个支付结算中将占多大比例?如果比例很小,支持点对点支付的技术优势不能支持数字现金的整体优势。

事实上,无论是对于机构还是个人,对于他们得到的钱,他们关心的是钱是否可以使用,他们是否可以买东西,钱的价值是否稳定,等等。至于钱是由什么材料和技术制成的,这并不重要。 例如,对一个人来说,你手里拿着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你肯定会在意这张钞票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这是真的,你当然不会担心这个账单是否可以使用。 然而,你会注意这张便条是由什么纸做成的吗?你会关心它使用什么印刷技术和什么防伪技术吗?你不会关心这些问题的 当然,如果个人好奇心很重,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仍然很难说数字现金会给支付领域带来多大的影响。

猜想3:央行数字现金将如何影响和改变当前的支付模式?

金融创新源于需求,需求既有实际需求,也有隐性需求。 支付宝是电子商务发展的真正需求,而不是技术问题。当时,该行的技术可以支持这一需求,但受到制度和竞争的限制,不敢大胆突破。 如果当时银行愿意开放彼此的接口,网上银行间支付的问题就可以解决。 如果银联当时已经上线,也可以解决网上银行间结算的问题。 当然,支付宝仍然有它的创新。它将信用证结算原则应用于支付结算,以解决买卖双方互不信任的问题。 另一方面,微信发现了在线社交互动中隐藏的需求,并进一步扩展到其他领域。

支付宝和微信形成垄断的原因是它们自身的竞争力当然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它们符合人们的支付习惯。 支付需要普遍性,相互支付只能在同一渠道完成。 起初,由于缺乏交互界面,银行无法在网上进行实时的银行间支付,无法满足网上交易的需求。 同样,许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彼此之间没有联系,因此支付当然不方便。 支付宝的成功不是因为在线支付的形式,而是银行间渠道的开放。 不明白这个道理,认为只要像支付宝这样使一个系统能够成功,本身就像画老虎和猫一样 另一方面,支付的目的是交易或消费,而不是享受支付本身,只要它对交易没有太大影响。 在这个前提下,人们倾向于跟随人群,倾向于先入为主,不花太多时间比较和选择。 另一方面,就像账户太多,钱包太多一样,支付账户太多,管理也很麻烦。最后,它必须集中在一两个钱包或账户中。 因此,垄断第三方支付也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至于央行数字现金对当前支付模式的影响,这取决于央行数字现金在现实中有多受欢迎,以及在哪些领域或场景中更适合使用。 在我看来,数字现金不是基于需求而产生的,这不同于支付宝。 尽管中本聪最初的目标是为在线交易提供一种类似现金的支付方式,但比特币自诞生以来就偏离了这一初衷。 此后,所有关于数字现金的假设都是从技术本身推导出来的。 当然,也有需求,但监管禁止这些需求,如洗钱、跨境转移资产(所谓跨境支付的真正含义)、直接发行货币(即不努力赚钱直接印钞) 我国的中央银行数字现金只是人民币的一种形式,不受欢迎。它通常不取决于技术的质量,也不取决于它是否先进。它与人们的习惯和想法有关。 第三方支付在中国和亚洲非常流行,但在亚洲,发达的日本人喜欢在现金支付方面落后。

猜想4:央行数字现金将给商业银行带来什么变化和影响?

一旦央行正式发行数字人民币,商业银行将提供数字现金服务。 首先,为了投资科技,中国建设银行自己的数字钱包(相当于现金金库,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数字金库”)和数字现金的操作系统与央行的数字现金分配系统和客户的数字钱包相连接。第二是确保数字现金与记账货币、纸币和硬币的自由交换。就账户而言,数字现金账户应该添加到现金账户中。 这里有一个问题:数字人民币、纸币和硬币是在一个现金账户下,还是在现有现金账户之外还有另一个数字现金账户?如果没有区别,手头现金至少需要单独的账户;第三,代理中央银行将做好数字现金的社会分配和管理,包括数字现金的返还。第四,为顾客制作数字钱包,这可能是数字现金和现金的最大区别。 如果顾客使用现金,他们可以自带钱包或保险箱,个人也可以直接将现金放入口袋。 数字现金必须有一个特殊的数字钱包,只能由中央银行生产和分发,或者由中央银行委托给商业银行。

如果数字现金真的在流通中流行,货币流通脱媒现象将更加严重,这将影响银行存款在货币流通中的比重。 换句话说,随着电子支付的发展,以前由中央银行管理的流通现金大幅减少。然而,由于数字现金的发行,有额外的数字现金在流通。 然而,由于它可以追溯到,尽管数字现金不在银行系统中,但它可能在中央银行的控制之下。

现金在流通过程中会被损坏和丢失。 无论什么东西丢失或损坏,都必须销毁,这在现金流中是一个非常大的成本。 数字现金不应该有损坏或损失,但由于数字现金可以追溯,流通过程有完整的记录,中央银行是否必须对其进行格式化,以确保当数字现金返回时,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是干净的?这应该是央行的管理成本。

随着数字现金的引入,商业银行的竞争仍然是金融服务和创新的竞争。 至于数字现金,主要是它用数字现金提供服务的能力。 如果数字现金的服务能力很差,它可能会影响银行的存款业务,当然还会影响其竞争力。 就像在现金的情况下,柜台人员识别真假币的能力和数钱的速度非常重要。如果做得不好,就会影响存款的吸收。 此外,贷款业务、银行的风控能力、银行的信用评估能力和不良资产处置与数字现金无关,这些都不会受到数字现金的影响。 至于发放贷款的货币,这取决于客户的需求。通常,客户的银行账户首先以记账货币输入。客户可以根据支付需要直接汇款、提取现金或提取数字现金。 另一个例子是支付和结算。当然,首先是银行自身的流程效率和数字化水平。 银行间和系统间结算都是基于中央银行的公共系统。 客户用数字现金点对点支付,这是客户自己的操作问题,与银行无关。 总之,银行的制胜之道必须是提高金融服务能力和金融创新能力。 金融技术帮助银行更好地增强这方面的能力,但数字现金可能不行

猜测5:央行数字现金能成为计息资产吗?

在资产负债表中,货币现金列在资产中。 中央银行的数字现金,或数字人民币,应与人民币纸币和硬币一起归类为“现金”。 现金是一种资产,但不赚取利息。 钱必须赚取利息,并且只能投入使用。 只有当这些资产投入运营时,它们才能产生效益,这在当时被称为“生息资产”。 如果不投入使用,资产就是“闲置资产”。 睡在数字钱包里的“数字现金”是“闲置资产”,当然不是计息资产。

数字人民币不能独立于“人民币”而单独成为计息资产。当然,它也不能成为投资资产。 用人民币大肆宣传人民币数字现金,即用人民币大肆宣传人民币,这是荒谬的。 在外汇市场上,外汇投资和人民币兑换是人民币的货币,而不是人民币的某种表现形式。

对人民币生息资产的投资必须是人民币存款、人民币债券、人民币股票和其他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而不是人民币的某种表现形式

猜测6:数字现金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央行数字现金只是人民币的一种形式,就像其他现有的人民币形式一样。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人民币问题,人民币的表现形式是两个概念。 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在于三个方面:一是国际贸易中的估值和结算;第二,人民币能否成为储备货币;第三,人民币是否是金融交易的主要货币。 目前,前两个领域取得了良好进展,但由于金融交易中人民币产品数量有限和交易不活跃,前两个领域的进一步发展受到限制。 贸易估价和结算、储备和金融交易是相互关联的。一个国家的货币能否在这三个方面得到国际上的广泛认可和积极使用,主要取决于该国的经济和政治实力,这与数字货币的使用无关。 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不能成为国际货币的原因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都没有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实力。

如果数字人民币要在国际上流通,必须首先遵守人民币跨境结算的规定。 在这一前提下,需要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建立一个类似于目前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的数字跨境支付系统。同时,所有经营人民币业务的银行,包括各国央行和商业银行,都应该具备发行和提取数字人民币的能力,所有使用数字人民币的机构和个人都应该拥有数字钱包。 这个过程比目前的系统更麻烦 二、离线数字现金的进出 所有国家都有进出本国的现金配额,海关将对其进行检查。 如何检查数字钱包的进出以及如何管理跨境支付?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研究。

猜想7:如果中国人民银行推出第一笔数字现金,它将如何影响全球货币格局?

一些国家的央行正在研究数字现金,但信息不够,进展难以估计。 也有一些银行和私人机构在研究,但信息也很混乱。 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可能成为第一个发行数字现金的中央银行 如果中国人民银行率先推出数字现金,无疑将具有重大的示范意义。

首先是技术演示 目前,各国央行和私人机构都在努力研究应该应用哪些技术来发行数字现金 其中大多数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但是对于使用哪种底层技术和加密算法有多种选择。 中国人民银行这次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不仅限于区块链科技。这甚至更重要,因为它提供了更多的技术可能性。

随后是分发框架的演示 这关系到数字现金配送系统和运营管理系统的建设。中国央行采取双层结构。

第三是社会接受的表现 这决定了数字现金是否有能力完全取代现有的货币形式,或者仅仅是现有货币形式的补充,因此它更为关键。 当然,数字现金也是不可接受的

第四是社会成本论证 每种货币形式的流通都有其社会运行成本,例如,金属货币的社会运行成本高于纸币,纸币高于记账货币。 数字现金的运营成本是多少?目前的推断是,它的成本会更低,但这需要通过实践来检验。

第五是推广示范 也就是说,通过数字现金的研发和应用,可以探索相关技术在金融领域其他方面的应用。 一项技术最初的应用方向可能会失败,但它通常会偶然成功地应用于其他领域。 例如,基于数字现金技术在票据领域的应用,有可能创建新的金融工具吗?数字现金结算方式能否应用于其他金融工具的结算?这些都值得期待。

□刘晓春(浙江商业银行前行长、上海新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责任编辑:刘德斌SN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