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我国制造业生产成本物流占比高达三成——物流降成本还有哪几招

来源:www.tLfangbao.com 点击:1287

这是2月16日拍摄的宁波舟山港船山港区集装箱码头。 2016年,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156万标准箱,同比增长4.5%,居世界五大集装箱港口之首。 到2020年,宁波舟山港将初步建成世界一流的现代化枢纽港,货物吞吐量达到10亿吨,成为世界三大集装箱枢纽港之一。 新华社记者黄宗智将物流业视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和战略性产业,具有带动和动员全身的特点。 当前,降低物流成本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 因此,应努力加强多式联运建设,减少税收和下放权力,降低税收和明确收费,有效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企业和社会经济运行效率。日前,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发布《商贸物流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实施城乡物流网络建设、商业物流标准化、商业物流平台建设等七大工程。我们基本建立了高效、集约、协作、开放、绿色、环保的企业物流体系,企业物流成本和批发零售企业物流成本率大幅降低至7%左右

近年来,国务院及相关部门围绕物流业的成本降低和效率提高实施了《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以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他们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如运输与物流的整合与发展、互联网附加的高效物流、多式联运、电子商务物流、服务型制造、节能环保、物流业的短期补充、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等。物流业政策环境不断改善,经营质量和效率稳步提高。

降低成本的巨大潜力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统计,2013年至2015年,全社会物流总成本分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16.6%和16%,2016年降至不到15% 近年来,我国物流成本水平呈现下降趋势。然而,目前中国社会物流总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仅是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两倍左右,而且还高于印度、巴西等金砖国家,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约5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全社会创造同等规模的国内生产总值,企业创造同等规模的产出,我国支付的物流成本更高。 扣除产业结构因素后,我国经济运行中物流成本高、物流效率低的问题依然突出。 “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如果2010年中国社会物流总成本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能够达到8.3%的水平,那么每年可以增加超过5万亿元的经济效益。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周志成说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工商企业物流成本率从2010年的8.8%降至2015年的8.2%。企业物流运作的效率和管理水平有所提高,但仍比日本高出3.6个百分点。 目前,我国约30%的制造成本仍由物流占据,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的10%-15%。

“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我国的整体物流效率很低,物流成本水平仍然很高。另一方面,有必要在现阶段实现降低物流成本的巨大潜力和空。 不仅如此,通过提高物流效率,最根本的是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企业和社会经济的整体运营成本。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主席金彩说

打通关节,畅通货物流通

通过各种运输方式之间的顺畅连接,多式联运是降低物流业成本的有效途径。 根据交通部的研究结果,大多数多式联运线路的运输成本低于直接道路运输,平均成本降低30%左右。

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主席何登才的说法,我国社会物流的总成本仍然很高。除了经济结构、产业布局和发展阶段等客观因素外,各种运输方式缺乏合理的分工,物流路线不够优化,货物的多次装卸也造成物流环节过多,从而推高了物流成本

目前,我国多式联运的发展水平仍然较低,货运量仅占社会总货运量的2.9%。运营效率不高,货物转运成本约占物流总成本的30%。 欧美国家的经验表明,多式联运可以提高运输效率30%左右,减少货物损坏差异10%左右,降低运输成本20%左右,减少道路交通拥堵50%以上 根据相关计算,我国铁路、水运、公路单位周转率(普通货物)约为1: 0.13: 2.6,能耗率约为1: 0.7: 5.2,碳排放率约为1

不久前,《交通运输部等18个部门关于进一步鼓励开展多式联运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中国将努力实现多式联运货运量比2015年增长1.5倍。 届时,多式联运总量将达到7.25%,比目前水平提高4.35个百分点。 根据这一计算,社会物流总成本可降低约3.9个百分点,节约成本约4350亿元。 到2020年,如果公路长途运输向铁路运输转移10%,运输业的能源消耗将减少约1000万吨标准煤,节能减排效益显着。

“只要多式联运的机制形成,就有可能实现多式联运货运量几何放大的增长。 ”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司长王水平说

物流业专家强调,目前,为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物流业需要加快实现网络互联、平台繁荣、交通顺畅,实现大型物流通道中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重点解决重点港口和大型综合物流园区的集散运输问题,从而打开枢纽节点微循环的“最后一公里”。加快公路口岸、铁路口岸、无水口岸等物理平台和各类信息平台建设,支持平台型企业联盟发展,促进基础设施网络、运输组织网络、物流信息网络等多网络协同联动,推动传统运输企业向现代物流转型;除大力发展多式联运外,还将进一步推进落客运输,完善农村物流服务网络,推进区域运输物流一体化和跨境运输便利化,推进物流标准化。

简化管理、下放权力、减税、清收费用

据调查,目前中国物流业需要大约70个许可证,涵盖工商、运输、快递、货运代理、安全、质检、海关、环保、商业等。 存在多头管理、重复审批、审批透明度低、审批效率低、难以设立非法人分支机构、难以获得总部通用资质证书等问题。 对此,何登才提出要加强行政简化和权力下放,简化行政审批程序,进一步取消和调整交通行政审批项目,加强事后监管。采取网上审批、远程年审、无纸化查询等措施,简化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年审程序,优化道路运输资质审查制度,为物流企业创造宽松的外部环境。

另一方面,物流业涉及许多领域,涵盖广泛的运输领域,如公路、港口、铁路、航空公司空 尤其是跨桥通行费平均约占公路货运企业运输成本的30%。 经过持续治理,道路“三乱”问题虽已结束,但仍需规范车辆超限处罚标准,杜绝“乱罚款”、“罚款代管”现象 同时,要规范铁路、港口、机场、海关等环节的收费项目,加强对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乱收费的监督检查。

在税收方面,何登才表示,“增加营业税”解决了困扰物流企业多年的重复纳税问题。但是,物流行业投入抵扣不足、各环节税率不一致、集团物流企业无力征收和缴纳增值税、个体运输经营者无力开具增值税发票等问题。仍然是杰出的。物流业,特别是公路运输业的“税负只减不增”政策尚未落实。

简化管理和下放权力、降低税收和结算费用仍然是物流业为了降低成本需要啃的“硬骨头”。 (杨国民)

-